城春一方

《糊锅菜的一百种做法》

好几天没产出 没有失踪

从昨天开始就莫名烦躁 典型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以上这么一说不是来求安慰的 就简单说明一下
在群里都有冒泡但就是不更文是有原因的

晚安

来一场永不过时的七夕大逃猜吗


我为所有参与车队的神仙太太们疯狂打call!!
小辣鸡瑟瑟发抖中

快来猜吧猜吧猜吧猜吧
猜对有奖 奖啥不知道

最后祝愿所有的大宝贝!!
七夕快乐!!!♡

敬亭山采花车队:

敬亭山采花车队终于准时发车了

看看你pick的太太有没有写你喜欢的梗呢

猜猜你pick的文是哪位太太写的呢

准备好了吗?

车队成员:

城春x1 @城春一方 

豆猫x1 @garfieldyard 

核桃x1 @辣椒核桃酱 

静水x1 @静水流深 

扣子x1 @你是扣大海吗? 

梨子x1 @慕子棠梨 

美人x1 @湄有美人 

奶球x1 @圆滚滚的奶球要吃肉 

南南x2 @南偲 

申太x1 @申浥朝 

苏苏x1 @狗血苏本苏 

糖糖x4 @沉迷山花的唐璎珞♡ 

土豆x1 @小土味豆 

月亮x1 @月が绮丽ですね 

走山x2 @走山 

(按首字母排序)

以下车队正文:

1 唔我再也不穿小裙子了

2 言传身教

3 深度探索撩人夜色.gvi

4 今晚有空吗

5 Someone Like You

6 坠落

7 天真且欲

8 不灭

9 Résurrection 

10 擦枪走火

11 藏污纳垢

12 亡羊补牢

13 Orange & Alcohol

14 Wealth&Desire

15 山雨欲来花满楼

16 无妄

17 pwp

18 无法克制

19 情话耳边说

20 无法标记

21 往后余生

(按发文顺序排序)

大家七夕快乐~

吃得开心ヾ(*·ω·)ノ

七夕
快乐
没有
贺文

就等
蒸煮
用糖
糊我

等一个双子[疯狂暗示]

我见青山多妩媚:

取长补短我信了

来个白羊配对啊

夜深了,分享趣事。

大概两年前吧好像,暑假时期,半夜害怕不敢睡硬熬,接近凌晨两三点,翻空间看到个姑娘发了说说。

内容大意是看了鬼片不敢睡觉找人唠嗑,我就寻思同是天涯沦落人,去吧。

中间就不讲了,后来六点了,我困的不行还硬撑着陪她,我都想夸自己。

我本来可以去做别的事情,结果就在哪里陪着人家哄她、安慰、聊天、扯皮。

再后来天亮了,我睡了,醒来看到她发说说。

大意是感谢陪她的人,我看了,没有我。

然后我就把她拉黑了。




我也曾有满腔的热血,天不怕地不怕的孤勇,和傻缺一样的无私奉献。




巨他妈真实

产出以后真爽

但是产出前更爽

唯有过程是痛苦的

             ——沃·兹基硕德

云在青山月在天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我词汇特别贫乏。

外号文盲老哥

就说说我自己。(小学生式作文) 都算不上


予青山


我入山花挺早的,潜水为神仙太太放彩虹屁

没忍住五月底决定产粮了,契机就不提了,懂得人都是爱我的。

最初都是这样,无人问津到寥寥几人,有人点个小心心都开心到飞起。

我有很多次想放弃,我特别害怕不招人待见也怕被diss

想放弃,真的没有人来看,大抵是写的太垃圾,可是我用了心创造的孩子无人问津我真的想死,嘴里说不在意都是假的。

我现在就有种前头没着后头没落的感觉
我不是什么太太,差得特别远
也不是纯粹辣鸡,因为还会有人给我小心心和评论向我表白。
让我明白文盲也有人爱


扯了一堆乱七八糟不知所云

就是想要告诉小青山

我可喜欢你的文啦,潜水期就特别爱你,特别特别喜欢你和你的孩子。

我相信肯定有人和我一样爱着你不过她们都害羞不肯出现!!


@我见青山多妩媚 云在青山月在天


努力变优秀。


共勉。

【白魏】恶鬼游戏(陆)


外软内变态病娇弟弟×撩人不自知温柔哥哥 

产出全靠烟烟催打_(:з」∠)_@沈府诺烟。  

前文指路→目录

(伍)是交代故事开始前的故事,所以这一更接(肆)走剧情












火红的枫叶从枝桠落下,点染了整个秋天。






魏大勋由室外露天观景转到室内管弦伴乐,等候着他的又一任前女友。




严格来说不是他的前任,他是人家的备胎,榨干了用处就被丢弃的备胎。




午后烈阳已经失了它的强硬,软化下来蔫蔫散发着暖光,在秋凉的季节格外可人。




女神从来不会准时,魏大勋再一次看表,指针告诉他已经超过了约定的时间。




狗|逼林昭禾丢下他去赴约后魏大勋也准备回去了,毕竟答应过可爱的弟弟。

昔日女神凭空而来的责问打的他措不及防,天地良心,他什么都不知道,自从他毕业聚会上喝多了上头给女神表白又被狠狠拒绝并在众目睽睽之下嘲笑他后,他就死了心了。

魏大勋承认,他喜欢人家,因为女神漂亮,身材好,气质在外都不错,可内在真的不忍评价,认清现实的魏大勋收拾好碎了一地的心,捧着回了家闭门痛哭,第二天白敬亭撞开房门拉着半死不活的熊猫眼魏大勋摁到浴室就是一通冷水洗礼。




泥菩萨三分火气,更何况是无端的指责。

是喜欢,可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之所以没有当做无事发生然后回家和弟弟一起美滋滋做晚饭是因为魏大勋也想谈个明白,至于谈什么,魏大勋叹气,就当我最后一次犯贱。


咖啡馆的室内环境搭配的很雅致,可惜魏大勋没功夫欣赏,流淌的轻弦乐也如同工作日清晨的夺命闹钟,心烦又意乱。




魏大勋坐不住了,眼瞅着天都要黑了这是让他一个人在这里消磨大好时光吗!




在魏大勋要骂爹的下一秒钟,女神终于现身,一如既往的美丽,衣着打扮尽显奢华,眼角微挑睥睨众生,说的简单明了一点就是无脑花瓶还自视甚高瞧不上别人。

魏大勋看着他昔日要死要活要爱的人,除了最初的疑问其他什么也没有,没有心潮澎湃没有老鹿乱撞,相反他还在思考晚上吃什么。

崔绾抚过她的秀发,柔顺发丝在空气中划过留下一缕芳香,扭身坐在魏大勋对面的位置上,魏大勋递过去菜单,崔绾抿唇一笑假睫毛玩命忽闪,还以为自己能迷倒众生。




(笔者编不下去了,这小浪|蹄子真他妈倒胃口。)




魏大勋只见过三种女人,一种是他的贤妻良母型养母,一种是林昭禾那种暖心又胃疼狗|逼玩意儿,一种就是妖艳贱货崔绾。




崔绾还是那么漂亮,光鲜亮丽,她接过菜单,竖起来遮住半张脸,一双戴着尺寸超标美瞳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眼忽闪,似嗔似怨,就像在对一个负心汉报以无声指责。


“大勋~我知道你怨我,当初拒绝了你是我不对,可是我们真的不合适,我也祝福你能够遇到那个和你真心相爱的人。”


大姐我不爱你了,放过我吧。

魏大勋捂着胃,他大概见识到什么是绿茶婊了。


“过去的事就过去吧,不知道你约我是有什么事吗。”魏大勋低头佯装翻菜单。

不敢对视,怕对面的眼珠子掉下来吓死自个。

崔绾充耳不闻,侧过头看着咖啡店特制的原木地板,垂下的发掩住侧脸,涂着标准斩男色的小口微撅,拿捏着腻死人的腔调嘟囔。


“矮油~你讨厌!怎么这么冷淡~”

大姐你都不带看我的是在和地板聊天吗?


嘴角控制不住的抽搐,魏大勋无比想要脱身:“呵呵…没事的话我家还有点事,那我就…”

“别急嘛!”崔绾揪着魏大勋的衣摆,仰视着已经起身的人,大眼睛继续无声的控诉,魏大勋把即将脱口的话狠狠咽了回去。


哗啦啦翻着菜单,努力稳住翻腾的胃,魏大勋尬笑:“哈哈哈喝点什么!我请客。”

想起了什么似的,魏大勋停下手里动作抬头看着崔绾,他问:“珍珠奶茶怎么样。”

“人家怕胖啦,不要喝。”


魏大勋苦笑。




崔绾是魏大勋大学生涯里最浓重的一笔,因为她让魏大勋体会到了爱感受到了无奈也丢尽了脸。

那时候无论学长学弟还是外校人员,崔绾从不缺追求者,天天送东西,跑车别墅是大的,钻石包包是小的。

而魏大勋,每天锲而不舍的买一杯珍珠奶茶准点等在女神的宿舍楼下。

他清楚自己屁也算不上,可就是这么一点微弱的表达,包含了他多少的爱。

可崔绾不懂,她践踏了魏大勋的爱,当着所有人的面羞辱他,带头嘲笑他。

她觉得欢喜,认为无关痛痒,可魏大勋的心彻底的粉碎了。

他腆着脸为崔绾撑伞打饭陪逛街,这是犯贱,他甘之如饴。崔绾不接受他的心没关系,他可以默默付出还祝她幸福,可崔绾接过了他奉上的心,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魏大勋要了一杯珍珠奶茶,如以往的七分甜。

他喝进嘴里就吐了,再也咽不下第二口。






崔绾拿出手机,点开短信记录给魏大勋看,魏大勋疑惑,啥情况啊…

还没等接到手自个的手机先响了,礼貌的致歉一笑,魏大勋接起电话:“喂?小白?”

“哥哥在哪里啊,怎么还不回家。”

奶声奶气的软糯让心灵饱受一整天摧残的魏大勋如沐春风,就像是一块牛奶馅的麻薯,滋润心田。


嘤嘤嘤弟弟就是小天使啊!


“小白你下课了?我还有点小事情,马上就回家。”

小孩似乎不太高兴,声音明显低了下去:“那好吧,我等着哥哥。”


魏大勋更想走了。


“抱歉,我真的得走了,有什么事回头联系吧。”魏大勋把还没来得及看一眼的手机推回去,起身:“你也没点东西那我就不买单了,再见。”再也不见。


(笔者吐了,写不下去小浪|蹄子了。)






崔绾结完账狠狠跺了跺脚,一声娇哼,好你个魏大勋!居然让女孩子结账!!

推开店门,崔绾拉着一张扑粉过度的脸,气死个人!


愤愤然往街角走,还没等崔绾走过去,拐角突然出现一个人,一眼看出是个高中生,堵住了她的去路。

崔绾臭着脸,语气不善:“小孩子别挡道,一边玩去!”


“那就麻烦姐姐也不要挡别人的路啊。”

白敬亭抬头微笑,白净的脸蛋如同圣洁的玉石。

崔绾心情很不爽,眉头一挤,脸上掉粉:“小屁孩胡说什么,别碍老娘的路。”




秋天的风游荡在街上,钻入行人的怀企图寻求一点温暖。


崔绾失去意识前隐约听到那小孩的低声喃喃。


“总是有碍眼的家伙出现,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把他们抹去的干干净净。”






魏大勋听到开门声从厨房探出个脑袋,见着是白敬亭猛地松了口气,从厨房出来解下围裙拉着弟弟询问:“可算是回来了,去哪了,我回来就不见你人。”

白敬亭晃了晃手里提着的塑料袋:“我去买菜啦!”




入夜后天气持续转凉,魏大勋搓了搓胳膊去关窗。

“天气越来越冷了,眼瞅着就快要入冬了啊。”


捧着饭碗的白敬亭闻言一笑,魏大勋伸手去弹他额头。


“笑什么?”

“开心啊。”

遁两天酝酿新作 不一发完不出现

新作 《坑王的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