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春一方

不敢高声语 恐惊天上人。

瞎推歌


没有排名 我爱听而已




【一】白玫瑰


前事作废当我已经流逝。





     白如白牙热情被吞噬
     香槟早挥发得彻底

     白如白蛾潜回红尘俗世
     俯瞰过灵位


《白玫瑰》- 陈奕迅







“即使噩梦却仍然绮丽
    甘心垫底 衬你的高贵”









【二】理想三旬


梦倒塌的地方今已爬满青苔。





     雨后有车驶来
     驶过暮色苍白


《理想三旬》- 陈鸿宇







“青春又醉倒在籍籍无名的怀
    靠嬉笑来虚度 聚散得慷慨”


“就甜蜜的忍耐 繁星润湿窗台
   光影跳动着像在困倦里说爱”









【三】一程山路


如同昨夜天光乍破了远山的轮廓。





     青石板留着谁的梦啊
     一场秋雨 又落一地花


《一程山路》- 毛不易







“潺潺流水终于穿过了群山一座座
    好像多年之后你依然执着
    白云是否也听过你的诉说
    笑着你 笑着我”









【四】Chanson De Toile





     Je viendrai te prendre
     我将拥你入怀

    Je saurai te défendre
    我将予你庇护

    Au-delà des frontières
    跨越一切界限

   Je foulerai la terre
    行走在这片大地



《Chanson De Toile》- Emilie Simon








“Je tisserai des chants
    我将编织优美动听的音乐

    Au soir et au levant
   不分昼夜

   Un point pour chaque étoile
   将闪耀着的繁星 穿引成

   Chanson de toile
   星星的歌。”









【五】Paris



Fame is nothing more than force duress
名声除了武力胁迫,一无是处






    Where I am
    我在何地

    I will stand alone
    我会孤单一人

    I don’t need the money
    我不需要钱

    I do want for much
    我需要的更多

    These two hands
    这双手

    Never will they mourn
    从不会哀叹

    I’d rather you not love me
    我希望你不爱我

    Before you want too much
     在你想得到更多之前。



《Paris》- Caro Emerald








“Beauty has a price that’s paid by greed
  美丽的代价是贪婪。”









【六】动物世界


如果不能将它同化就寄生于它 大不了一同腐化。





     示爱的方法有礼貌或是我管它
    要将情人一口吞下
     还要显得温文尔雅
    螳螂委屈的展示旧伤疤


《动物世界》- 薛之谦







“如果有只豺狼它英勇披上婚纱
  同伴笑他读过童话。”


“别害怕 我们都孤寡。”









【七】melt



悲しいことは愛触れてるね
悲傷不過是常有的事






    愛するこの子供の為に
    記得那個美好的地方

    白いドレスを着た
    穿著白色的禮裙

    君を迎えにいく
    迎接你






《melt》- THE NOVEMBERS







“与えるだけ与えていくね
  盡其所能地給予

  奪えるだけ奪っていくね
  盡其所能的掠奪。 ”

我貌似还有个论坛体来着
想要在论坛里泳有姓名的请举手

我最擅长暗箱操作 挑眼熟的踹上去

(没有就算了其实我也不是很擅长写这么热闹的东西)

意思意思挂一天

【】放心留名的请接受我的胡编乱造…

风月锁了 近期不会再更

极少的车也一并匿了 避风头

【白魏】对视游戏


如题一发完

#我的年下男友#系列

梗来自: @一碗凉粉

欢迎偷窥小情侣的日常

无脑速打预警 胡编乱造预警 莫得灵魂预警


















白敬亭和魏大勋有无数场不可言说的无硝烟斗争,俗称baitou

无时无刻都bai的起来。




就比如现在。

两个大男人就谁去洗碗这个问题同样进行了一场游戏battle。


规则极其简单,场地也没有要求,只需要双目注视对方,看谁先绷不住。

为了腾出场地,两人撸起袖子将一堆零食连带着游戏机一股脑塞进了沙发里,随即双方在茶几前的地毯上席地而坐。




双方看起来都充满了干劲。

魏大勋手起手落切过空气宣布比赛开始。

大眼瞪小眼游戏开始了。




这游戏挺无聊的,白敬亭在比赛开始的一刹那意识到了这点。

看着魏大勋乌黑的眼珠子里代表强烈胜负欲的熊熊烈火他只想打个哈欠,又见着魏大勋冲他挑了挑眉挤了挤眼,甚至有点想笑。

在魏大勋性感抬头纹的冲击下险些落败的白敬亭赶忙捏住嘴控制住它上扬的弧度,大意了。




常言道,是男人就得干。




白敬亭清了清嗓,对着呆若木鸡企图用发呆混过时间的魏大勋嘟了嘟嘴,并且开始无声的做着口型:你说嘴巴嘟嘟…


噗…


魏大勋咬住了下唇,一脸不忍的闭上了眼。

一口气卡在嗓子眼里要上不上要下下不去,全身都在起反应,胳膊夹紧贴着肋巴扇脖子缩到没有,用尽所有的自制力努力压抑着想要放肆的五官,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

真的,太他妈可爱了。






第一轮交锋结束,双方迅速调整好状态,看起来很有打持久战的意思。


首先魏大勋发出了攻势,他皱了皱鼻头,嘟着嘴撅起上嘴唇,做了个略显销魂的鬼脸,对面的男朋友毫无反应。

魏大勋继续发出攻势,戳着鼻尖朝上一摁,用出了毕生翻白眼的功力,搭配着猪鼻子,可惜男朋友依旧没有反应。

魏大勋不服气,抬起屁股往前移,随着位置的逐渐靠拢,距离缩短,作为出击方的魏大勋听到了咚咚的心跳声,声大的出奇,是他自己的。




魏大勋跪在白敬亭岔开的小腿间,弓着腰要前不前的卡在半路上。

相比较起来,白敬亭从一开始的掉以轻心险些失败后就一直是这么一副泰山崩于眼前脸也不绷的状态,端的是不动如山。

他眼看着魏大勋逼近,却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魏大勋在距离小男朋友那张脸蛋十厘米处停下。

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往前一伸,凑过去自己的大脸盘子。

企图用这种一惊一乍的方式击败对方。

魏大勋如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小得意劲都从嘴角抿出的小梨涡里溢出来了。


可惜现实如果可以遂愿就不叫现实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大脸白敬亭依旧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波动。

他顺势前倾,原本控制好距离的魏大勋生生被吓得提前往后仰,白敬亭乘胜追击。




清浅的吻相触,分不清是谁先下的嘴,难舍难分。




魏大勋想挣开,他这姿势真的很难受。

白敬亭直接拉起魏大勋撑在地上的双手揣进怀里,失去了支撑的魏大勋则直接跌进了男朋友的怀里。




唇舌交缠的水声就响在耳边,魏大勋憋红了半张脸努力把手往回抽,纹丝不动。

空出一只手的白敬亭用指腹摩挲着魏大勋的侧脸,细嫩的软肉被剐磨得发痒,酥酥麻麻的,魏大勋有种错觉,白敬亭想把他的嘴再掰大点…

吻得太过用力,魏大勋的头止不住的后仰,他的错觉又出现了,白敬亭这是恨不得一口吞了他。


舌根被吸得发麻的魏大勋终于挣脱了。


白敬亭慢条斯理的擦着唇边的水渍,又凑到他跟前一点一点用自己的唇把他嘴上的液体给弄干净,擦过唇瓣的舌头像是小动物撒娇时吐出的小粉舌,轻轻的舔着你的手指,乖得能软了你的整颗心。






妈的…美色害人…

被掀翻在地被压在身下被玩命嘬着脖子的魏大勋怒指天花板破口大骂。

“兄弟,请走花路。”


疯狂代入rap和全能 呜呜呜被脑洞淹没语无伦次


脑:我想搞小护士!

手:不,你不想。

【白魏】同观烟火


赠: @烟灰缸。


那天店长遇到了附近中学的学生小白与小魏。 


用了《一家咖啡馆》的设定 一发完

ooc与私设齐飞
文笔配不上脑洞系列 

希望有人读懂我这个辣鸡写手想表达的意思【做梦!】


























说起来,冬天也要光临了。

亮黄色的阳光挟着刺骨的风袭来,所有暖意被消耗殆尽。










/1/




我正骑着我的专属坐骑小电驴奔赴在去往我店铺的路上。

因为某些事情我已经打烊一周了,我倒是不指着这一家小小的咖啡店挣钱吃饭,可我也舍不得真的关门,再忙碌我也不关。我想,我是对于它寄托了某种感情的。


秋末的风失了我爱的可人,它带着冬气向我扑来,想拒绝,又舍不得,行吧,你就是仗着自己是我喜欢的季节。


我一个后轮漂移甩出个漂亮的急刹车,店门前正坐着两个人,确切的说是两个男孩,这里不属于繁华地带,附近也没几个人家,不太像是在等人。


我哈了口热气在由于今早出门忘戴手套而已经趋于僵硬的手指头上。

下车,掏出钥匙一边去开卷拉门一边冲着其中一个抬头看向我的男孩露出了微笑,男孩也向我绽出笑脸,嘴角露出了他的酒窝,我抬起手点了点自己的嘴角并告诉那个男孩他的酒窝很可爱。

男孩有些不太好意思,搔了搔后颈的头发,随后用胳膊肘怼了怼坐在他身侧低头不语的另一位男孩,男孩疑惑的看向那个有着可爱酒窝的男孩时我这才看清了这个头发稍短的男孩面容,他有一颗漂亮的泪痣,点在白净清秀的脸蛋上。




男孩们坐在台阶上,肩膀挨着肩膀,踩在地上的鞋尖都触在一起。




这时我已经打开了店门,推门进去的时候没忍住发出了事后我本人都感觉莫名其妙的感慨。


我记得我对他们说:“你们很漂亮。”


两个男孩首先对视了一眼,他们看着彼此,随即一齐笑了出来,我倚在门上也跟着笑,我记得那天的凉风突然回暖了。

他们向我表达了感谢,随后又问这家店铺是不是我的。

我亮出手里的两把大钥匙,活动了几下差点就冻掉的脚,我打算邀请这两位可爱的男孩去我的店里坐坐。
于是我们也算是相识了。


我也一点一点了解了这两位男孩的故事。










/2/




他们是附近中学的学生,同岁同班,关系好的不得了。

他们时常来我的店里,花骨朵一样年岁的少年在不起眼的小路上蹦跳嬉闹,我隔着玻璃窗看着他们的欢声笑语,在两位男孩冲入店内时拿出两杯早已准备好的奶茶。

那天酒窝男孩一个人来了,他看起来闷闷不乐,坐在他与泪痣男孩专属的可以沐浴在阳光下的靠窗位子上,面前摊着的课本都放倒了。

我端着温热的开水坐在他的对面,将还冒着热雾的玻璃杯推了过去。

我问他:“怎么不高兴?”

小魏搁下手里的水性笔,撅着嘴,我心下明了,八成是小朋友闹别扭了。

小魏说:“小白说这周不能陪我一起来店里。”

小白就是那个有着泪痣的漂亮男孩,是个很聪明的男孩,尤其成绩十分优异。


这是小魏亲口向我显摆的。


我笑了笑:“你们还会有很多个周末啊,很多很多。”




小魏猛地偏过了头,扒在玻璃窗上努力向外看,我顺着他黏灼的视线望过去,是小白来了,在初晨的微光下走来了。

真的不忍看小魏那一脸宛若zz的傻笑。










/3/




其实午后的暖阳还是很舒服的,我枕着自己的胳膊趴在柜台上,整个人在秋末太阳落山的间隙里昏昏欲睡。

眼皮开始不受控的相亲最后终于粘合在一起。

视网膜还残留着闭上眼前看到的最后一幕。




十来岁的少年肩碰肩并身坐着,书本试卷散满整张桌子。

小魏压低声线凑在小白耳边不知道又在絮絮叨叨什么,小白不管他说啥都能听得津津有味,还能再调侃两句,看小魏说不过又舍不得动手最后凭白气红了自己的脸。

这次小魏却不甘示弱,他张开双臂扑了上去,两臂紧紧夹着小白的脖子,小白则直接了当去袭击他腰间的痒痒肉。

两个幼稚鬼拉拉扯扯之间衣料窸窸窣窣的声音在静谧的午后格外清晰。




战斗进行到白热化。

小魏没憋住先笑了出来,于是战役结束。




背景板店长:我希望你们打架可以走走心。


与背景融为一体的我清楚听到了小魏那句糯糯的撒娇:“不要理你了。”




然后他就傲娇了,撅着嘴扭过身去就是不搭理身旁的小白。

小白手里握着笔,撑着下巴颏绕有意味的看着小魏傲娇的后脑勺。

我还在寻思要不要起桌去凑热闹看看。


小白的手已经摸上了小魏的后颈脖,指腹浅浅的磨着那里的软肉,随后摊开手掌轻抚着小魏的脖子,像在撸猫。

眼看着小魏脑袋越来越低,脖子越缩越短,小白掌心发力直接扭过了他的头,贴在颈上的手变得毫无章法,指尖款款揉捏着细白的脖颈。

直视着嘟嘟的嘴巴,小白抿了抿自己的唇。

我看着小白一眨不眨的眼,我知道。




他想吻他。




最后我没能抵抗住秋困的侵蚀,被周公直接打晕拖走了。

我听到小白说:“我错了。”




你一定吻过他吧。










/4/




小魏还在书店里,晚点到。

小白说完后我直接拿走了那杯为小魏准备的奶茶,我叼着吸管开始吸溜,毕竟喝凉的不好,等他来了再做杯热的好了。

小白平日里话就不多,他正坐在吧台的高脚椅上温书。作为一个热心的路人,我咽下嘴里的珍珠,敲了敲他面前的木制桌面。




“你们是恋人吗?”




我死盯着他企图寻出破绽。

小白从书中抬起头,坦然面对我跃跃欲试的八卦脸,莞尔。

我有点没出息,愣在了那里,嘴角的笑由于没了情绪变成了像是二傻子合不拢的嘴。

小白平静的点了点头,我原本快要奔涌而出的戏谑瞬间原地蒸发。

我有些泄气,搁下手里的奶茶,上半身平摊在桌子上,装死。


我新购的风铃一声叮铃,是小魏推开了店门。


看着离当场去世还差那么点的我小魏非常震惊,连忙询问小白出什么事了。




小魏:“你是不是欺负店长了?”

小白:“嗯?”




我:你咋不直接问我呢


小白拧着小魏腰上软肉坏心眼的搔着痒痒肉,而小魏则缩着脖子把微凉的手往小白的衣领里塞。


我爬起来收拾好杯子:没眼看。


“还说不?”

“不说了。”


他们照旧到了夜里才走,八九点的路灯尽职上岗,两个男孩立在门口等着我锁门。

我拉下卷拉门向他们道别,明天见。

我们不顺路,我先转身,双手揣在包里向南走,却听到了身后唤我的声音。




是小白:“我们是恋人。”




他笑起来真的很漂亮,眉目上都包绕着来自春天里的清风。

我看了一眼等在路灯下原地蹦哒驱寒的小魏。

小魏感觉到了我的瞩目,停下了脚步朝我咧嘴笑的欢快。

小白也看到了,向我摆了摆手转头跑向了他。




“店长今天喝掉了你的奶茶。”

“什么!?”




喂喂喂我这还没走呢好吗!

“明天给你超大杯还不行吗!”

我看着小魏冲我摆出的那副明知是假的并且十分没有威慑力但却异常可爱的气呼呼小表情,赶忙谢罪。










/5/




我为小店腾出了一面墙,捯饬成了心愿墙,诚邀两位男孩作为第一个贴上心愿的人。


两个人埋头商议了半天还是没有讨论出结果。


小魏想写高考牛逼,被小白一巴掌糊在了后脑勺上,小魏委屈:“那你想啊倒是!”


小白为他揉了揉脑袋瓜子,指着那简陋花边围出的一小块空白墙壁最中央的位置:“就写一直在一起。”他看向他的目光沉着银河里的所有光芒,“一直一直在一起。”

小魏笑着说:“好啊。”


我揉了揉胳膊上的鸡皮,说他俩真酸。


小魏向我挑眉,带着浓浓的挑衅,嘴角一扬得哩叭嗦的:“不服鸭!我们可是好兄弟!羡慕吧哈哈哈哈哈”

我条件反射看向小白,他只是侧头专心看着小魏,同样在笑,笑里带着些我看不懂的情绪。




小白趁着小魏去厕所的空档从口袋里掏出一早备好的便利贴贴了上去。

我默不作声看着小魏从厕所回来时还在皱眉沉思却直接被小白拉走了。

在满脸懵逼的小魏发射来的疑问光波中我懒洋洋的朝他们挥了挥手。

小魏很显然还沉浸在具体要写什么心愿当中,被拉着胳膊走还不停嘴:“唉唉唉!!还没有贴纸条呢!”




便利贴上除了两个并肩的名字还有一行被涂掉的文字,被黑色中性笔盖的严实,半点分辨不出。

我掏出新的纸条,贴在了那张便利贴的身侧。




我只写了四个字:长长久久。










/6/




后来小魏扯下了便利贴,拿在手上看了良久,攥住它的两个边角想要销毁,最后只是揉做一团丢进了垃圾桶里。

我低头看着手里的杯子,问他:“你害怕什么?”

小魏笑了笑,说:“我怕的可多了,怕黑怕鬼怕未知的一切。”

我不甘放弃,追问道:“不是这些。”




“我真的很胆小,我害怕风言风语害怕流言蜚语,我害怕走在街上被人指指点点害怕路人眼里的厌恶鄙夷,我害怕亲人告诉我会被人指着脊梁骨骂害怕他们告诉我他们的失望。”




“我胆怯过去,恐惧未来。”




我早已说不出半句话,喉间像塞了一团棉花,哽得我几欲窒息。


小魏坐在我的对面,仰视我,朝我咧嘴:“店长,你不会害怕吗。”


我险些跌坐在地,手里的杯子倾覆,我勉强笑着,却挤不出一个像样的表情。

我知道,我败了。




长长久久四个字在伶仃的墙上摇摇欲坠,终于坠落。










/7/




他们很久没有来,小店只有我一个人。


那天小魏终于来了,在入夜后瓢泼大雨中浑身湿淋淋的。我扯出一条干毛巾帮他擦雨水,看着他呆愣无神的眼,那种心脏被无形的外力骤然挤捏的感觉,疼得我落泪。

他不说话,乖乖的任由我擦着他脸上的雨珠和湿成一缕缕的头发。

我换掉被濡湿的毛巾,拿出新的干燥的毛巾裹住他的脑袋。




小魏从我手里顺过毛巾,盖在脸上,听不出情绪的声音隔着棉麻传来:“小白以后都不会来了,嗯或许是不会和我一起来了。”


他说:“我不知道我们哪里错了,全世界都在指责我们,我们真的错了吗?”

我说:“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尺标去看待事情,如果在他的预想当中那就是好事,反之就是逆天行道,判定是与非只看是否合心意。”




“我撑不下去了,我太差劲了。”

我想抱抱这个借用毛巾遮挡泪水的男孩。

“你特别好,你特别的好。”




他拿下毛巾,笑着,随手抹去脸上的温热:“我去找了小白,他甚至不能出来见我,我趴在他家的窗户上,他在窗户里撩开窗帘,隔着玻璃摸了摸我的头,我就哭了。”


“他太好了。”

“他好到不应该遇到我。”










/8/




小魏似是看透了我的欲言又止。


“你觉得我有和全世界对抗的力量吗?”


我哑然,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能力与全世界对抗。

我只能一遍一遍重复那些苍白无力地安慰话。


“可是你有他啊。”

“他那么好,你不能自陷泥潭。”










/9/




我张了张口:“你还记得吗…”就没了下文。




我知道他都记得,记得一起在紧锁的店门前讨论咖啡馆是不是倒闭了,记得热心的店长莫名其妙的夸赞,记得店门上的风铃,记得一起喝过的奶茶,记得一起调侃过小店的入不敷出,记得专属的座位。

记得八分甜奶茶味的亲吻,记得只有彼此懂的小动作,记得他坦白承认的喜欢。






我从窗外收回目光,看着沉浸在过往桩桩件件中的男孩,揉了揉他的脑袋,却抓了一手雨水,我抽回毛巾为他细细擦拭着头发。


我一字一顿告诉他:“他没有放弃。”

“他没有放弃,你却要转身先走吗?”




风铃叮当,一路狂奔而来的小白推开店门,胸口剧烈起伏着,没有渗进衣服里的雨水顺着少年的肩背落下。

我拿起两条毛巾悄然退场,将时间留给两个男孩。




留给他们相拥的怀抱和低声的耳语。










/10/




最后我撤了那面空无一物的心愿墙,在那个角落摆上了一面小黑板,我拿着白色的粉笔写下了这句烂大街的话。






“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